政府再“说什么”,寻求“邻避效应”的化解之道

  政府再“说什么”,寻求“邻避效应”的化解之道
  欧美等国则陆续放弃焚烧,转向分类、微生物分解等方式处理,在台北,焚化厂每烧1吨垃圾,就要拿出200元新台币作为给居民的回馈金,用于支持当地建设和民众福利,        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可看到,邻避效应的化解之道,第一要改变权力意识,公共事务的决策者要放弃权力主导的旧观念,确立权利至上的决策新思维。
          矛盾之所以集中爆发,与近十年来中国城市的快速发展带来垃圾量巨增、各地垃圾填埋场纷纷告急有关,也与民众自我保护、环保意识提升有关。据住建部数据,2013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年清运量达到17238.58万吨。全国600多座大中城市,2/3被垃圾围城,1/4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地垃圾围城境况更严重。一边是严峻的环境形势亟待新建环保设施,一边是公众质疑与邻避效应,使得大陆的环保设施陷入落地难的尴尬,导致最终呈现的是零和困局。
          屡屡出现的抗议事件,表明大陆似乎正迈入邻避效应的时代。“邻避”一词源自西方,指兴建垃圾场、污水厂、变电所、殡仪馆、化工或核电等可能会给环境或资产价值等带来负影响的项目,总会遭到周边社区民众的集体抗争,他们并不是反对建设这些项目,而是“项目很好,但请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。
          邻避困境成形首先与环保成效缺乏权威性有关。以垃圾处理项目为例,目前全世界采取焚烧方法处理垃圾做得最好的是日本,不仅技术好、运营成本能够获得保障,岛国四面临海的自然条件也适合。欧美等国则陆续放弃焚烧,转向分类、微生物分解等方式处理。中国大陆幅员辽阔,很多地区如北京多面环山,零风天气多、雾霾重,城市垃圾是否适用焚烧尚待论证,强行上马势必遭遇民众因健康隐忧而抵制;另外,垃圾处理这类事关环保的项目,国家通常采取企业市场竞标、政府资金补贴的方式经营,设计很好,但执行情况往往不尽如人意——企业出于各种原因,如有的公司通过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竞标,而竞标成功后,或包装名目拿到股市上捞钱,或利用国家对环保项目的各种优惠政策套取其他利益,或垃圾发电厂因产能不高转而偷烧劣质煤发电等等,手段不一,总之,低运营费用不能实现高成本运营才能保证的治污效果——不仅不能妥善解决垃圾问题,自身也动辄沦为污染源,致使垃圾焚烧项目制造污染之名坐实,从而引起民众恐慌。
          其次,好环境渐成稀缺品,使民众开始越来越注意维护自身的环境利益。稀缺就导致博弈,而政府与企业对这类可能污染周边环境的项目,在信息公开、平等沟通及合理补偿方面并无规范的措施。严格的环保一票否决制此时又恰好遭遇地方政府财政捉襟见肘,一些官员为了保官升官,选取的很多项目都是临时抱佛脚,从选址、规划到环评,皆缺少公众参与环节,项目动工引发民众恐慌几乎是必然的。其三,一旦出现恐慌,政府再“说什么”,民众都难以置信。
          在西方发达国家,也发生过邻避效应的高潮期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美国的邻避运动曾使大量环保设施中途夭折。有统计显示,美国在1980-1987年计划兴建81座毒性废弃物处理场,但只有8座顺利完成了施工。直至政府通过确保不造成污染并给予社区补偿才解决了这类问题。
          台湾现有20余座大型现代化垃圾焚化厂,早年兴建时,也遭到选址周边居民的反对。在台北,焚化厂每烧1吨垃圾,就要拿出200元新台币作为给居民的回馈金,用于支持当地建设和民众福利。为了让老百姓放心,新竹环检署还把全署的办公室设在了当地垃圾焚烧厂内,周边建设了公共的休闲中心,附近居民不仅可免费休闲,还能获得减税等补偿。
          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可看到,邻避效应的化解之道,第一要改变权力意识,公共事务的决策者要放弃权力主导的旧观念,确立权利至上的决策新思维。让这类项目从选择之初就公开化、透明化,允许公众和舆论在项目早期就参与到论证和决策中,从竞标预算的审核到排放达标的监管,再到合理补偿的到位,都要实现对民众权利的尊重。
          第二,垃圾焚烧一类的环保项目,无论如何都有转移污染(将地面污染转向空气污染)的嫌疑,这也是欧美等国转向其他高科技手段治污的原因。中国政府除了加大力度扶持本国科技含量高的环保技术企业外,也要算好低成本治污与高技术治污的经济账、环境账和民心账,本着历史的眼光择善而从。
          第三,随着房价的升高,房屋已成为民众最重要的资产。因此,要充分看到环境污染在民众生活中的重要性,在起始阶段就委托专业的第三方评估机构介入,对项目进行详细的调研、勘察与环评,以确保项目公开信息的真实与公正。只有真正实现程序正义与技术公平,结论才易取得社区居民的信任。
          邻避效应可谓人之常情,虽会延缓对某些环境问题的处理,但应看到它也有积极的作用——不仅能帮助地方政府提高社会治理的理念,也能倒逼环保及其他一些污染行业注重环保达标,从某种角度上实现对公民责任意识的培养。
  “邻避”一词源自西方,指兴建垃圾场、污水厂、变电所、殡仪馆、化工或核电等可能会给环境或资产价值等带来负影响的项目,总会遭到周边社区民众的集体抗争,他们并不是反对建设这些项目,而是“项目很好,但请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,
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美国的邻避运动曾使大量环保设施中途夭折,        第三,随着房价的升高,房屋已成为民众最重要的资产。